Page 83 - 125

Basic HTML Version

ၾᇹʩථᔼ͛ਞၾᔼ৫ɓϵɓɤ඄ϋᅅज़ݺਗ
ʘ˜Όɛطᐕj੽ଣׂՑྼስჇ൷ൖ྅ึᙄ™
௓͑ᄫᚐɻڗձᚐɻྠඟഗʚҢܘɽ˕ܵ
ᔼ৫ϵ඄ϋ࢝ᚎ
83
結果
1986年,轉職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,同年
獲院長巴治安醫生推薦、董事局(前稱「執行委
員會」)的支持下,前往澳洲攻讀醫療策劃及醫院
管理,一年後回港,擔任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
院院長。正值醫院百週年院慶紀念之際,董事局
作出了一個「世紀決定」:接納政府建議,把醫
院遷往新界大埔;更傳奇的是,董事局於1993
年1月接受醫管局邀請,協助開辦東區尤德夫人
那打素醫院。這兩項決定意味著醫院將離開服務
了一個世紀的港島中西區,再次踏上迂迴的遷院
旅途。放棄熟悉的「舒適區」,以新團隊、在新
地區,開拓未知的新領域,這一切是否值得?現
在回望,發現原來這從來都是「那打素」的傳統:
創院宣教士的拓荒精神,將關愛帶到有需要的人
群當中。
感謝董事局的信任,交託重任予學成初歸的我。當時董事局楊寶坤主席曾形容,要像摩西帶領大家走
出埃及,經過曠野到達應許之地。1993年,全院八百名員工東渡柴灣。緊接四年後,當中約一百名員
工繼續北移,落戶大埔新院。歷時十年的快速增長 — 由一間三百八十五張病床的小型醫院,變成兩間
分別是千多張病床和六百多張病床的全科急症醫院,和曲線遷院過程,硬件難免要從頭做起,但更艱
難並重要的是如何將機構的美好文化保存下去?猶記得董事局成員和巴治安醫生、陳永嫻護士長等前
輩一再叮囑,「矜憫為懷,役於社會」的精神是源於基督的愛,是歷代先賢一點一滴的努力累積而成,
是那打素醫院的基石,必須代代相傳,發揚光大。於是,工作的第一步是反思和整理機構百年傳統文
化,「先有定標才可達標」(If you cannot DEFINE it, you cannot ACHIEVE it.)。在「矜憫為懷」、「無牆醫院」
的理念以外,將院牧服務的理念,融合世界衛生組織所提出健康應有心靈向度,總結為「全人醫治」,
視人為一個包含「身、心、社、靈」的整體,其身體、心理、社交和心靈互為影響人的健康。完整的治
療需從病人「全人健康」的角度作出「全人治
療」。隨後數年,透過在醫院實踐,在研討
會、公開演講和撰文,闡釋「全人醫治」的
理念和實踐,藉着比較「全人治療」與「跨專
科診治」、「延續診治」、「家庭醫學」等的差
異,釐清亦肯定了「全人治療」的意義。